行业动态

英国设立新自由港,香港和国际贸易商可从中得到什么机遇?

2021-04-28   阅读量:   作者:蓝海集团
英国政府去年宣布,将在英国各地设立多达10个新自由港。这些自由港将成为英国贸易、创新和商业枢纽,且可创造就业机会、吸引新企业并鼓励投资,带动英国在脱欧后的经济增长。英国政府表示,如果收到出色的方案,将考虑增设更多自由港,不会仅以目前的10个为上限。
 
英国设立这些免关税或低关税商业区,旨在刺激贸易、投资和创新,促进该国成为倡导全球自由贸易的开放外向型国家。
 
英国政府明确表示,公司可免关税把货物输入自由港,并加工为制成品。然后,公司可以选择缴付英国关税,在国内市场销售制成品;或是不用缴付英国关税,把制成品出口外销。此外,当局还将设立特别海关区域,让货物可以通过简化程序输入英国。
 
2021年3月3日,英国财政大臣辛伟诚(Rishi Sunak)在预算案公布8个位于英格兰的中标自由港名单,比英国政府原先预期的7个增加1个。

 
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贸易与投资副总监纪立勤(James Gallagher)接受香港贸发局环球市场助理首席经济师陈永健专访,分析英国的新自由港政策对两地的贸易往来有甚么短期和长远影响,以及香港公司应如何准备,以充分把握相关机遇。

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贸易与投资副总监纪立勤(James Gallagher)
 
陈永健:英国于1984年至2012年在全国设立了7个自由港,分布在利物浦(Liverpool)、南安普敦(Southampton)、蒂尔伯里(Tilbury)港、希尔内斯(Sheerness)港和普雷斯蒂克(Prestwick)机场等地,可是设立这些自由港的法例后来并没有更新延续。为何现时重推这项政策?
 
纪立勤(James Gallagher):英国脱离欧盟让我们有机会以不同的方式办事。我们制定出雄心勃勃的新自由港模式,让全国各地的城镇都可受益于各种新兴的国际贸易良机,同时为一些以往被忽略的社区吸引新投资和创造职位。
 
除简化海关程序外,我们的自由港还提供税务优惠,以鼓励私人商业投资;推动思虑周详的规划改革,以便利开展急需的建设;提供额外的特定用途资金改善自由港区域的基础设施,以推动社区升级及增加就业机会。因此,与以前的自由港计划相比,新政策可谓积极进取得多。
 
在设计新自由港时,我们仔细研究了一些国际例子的优点,发现许多国际自由港都各有所长。考虑到英国的经济发展成熟,以及政府定下的远大目标,我们最终认为必须打造一个切合国情的自由港计划。
 
陈永健:这些自由港将发挥甚么功能?它们在规划上会有甚么不同,又会侧重哪些特定行业?例如曼彻斯特机场聚焦生物科学产业,提斯河谷(Tees Valley)则主力发展先进制造业之类?
 
纪立勤(James Gallagher):英国的自由港采用因地制宜和灵活的模式,把悉心制定、覆盖全面的税务措施、规划改革、支援服务和融资安排与海关区域结合起来,以应对并解决新挑战。这些方针有助我们实现三大目标,即贸易、再生和创新
 
自由港计划是一项由多个部门共同参与的计划。我们将积极发挥政府各部门的力量,确保自由港取得成功。举例来说,这包括其他部门在不同范畴所作的投资,例如是发展再生能源领域、改善交通运输服务和进行更广泛的空间规划,从而为新创造的职位提供住房。集各部门之力,博采众长,自能水到渠成。
 
我们的工作重点在于鼓励新投资项目,由此催生新的企业和经济活动。此举能为全国较落后的地区创造就业机会。我们还精心制定税务措施,以鼓励投资和新的经济活动。
 
在招标过程中,我们要求投标者说明他们能为需要升级的地区带来甚么裨益。所有地方经济体或港口都各具特色,不尽相同。为实现自由港的目标,我们要求投标者仔细研究相关自由港的特点,充分利用其资产,扬长避短,并根据上述三大目标制定增长策略。
 
为鼓励区域发展和协调合作,英国的自由港模式不限于单一港口。基本上,每个自由港包含3个地理要素:
1.自由港外边界(Outer Boundary):跨度可达45公里,比伦敦环城高速公路M25略短。
外边界理论上界定了自由港的外缘,但却不是物理边界,其实际用处是限制自由港内场地之间的最大距离。自由港边界内至少包含1个海运、空运或铁路港口,也可以有更多。
 
2.税务场地(Tax sites):每个自由港最多可设600公顷、分为3处的税务场地,作为税务减免的适用范围。
3.海关场地(Customs sites):没有规模或数量限制,也不一定要设在港口内。
但场地营运者必须妥善保护这些海关场地,例如设置围栏。海关场地通常是大型仓库、厂房,或是港口的一部分,为特殊海关程序和弹性关税政策的适用范围。
 
陈永健:随著英国脱欧和新冠疫情爆发,供应链和价值链都出现了重大变化。你认为在脱欧及疫情过后,英国在担当香港公司通往欧洲的门户上,将会发挥甚么作用?新自由港如何能更好地巩固英国作为对世界开放的外向型贸易国地位?
 
纪立勤(James Gallagher):英中两国皆在对方的市场拥有重大经济利益。英国是中国第二大的欧洲投资来源地,也是中国在欧洲的最大直接投资目的地。
 
英国与香港的贸易和投资联系更加密切,两地在对方市场的资产较英国与中国内地之间多出超过1倍。英国是香港最主要的欧洲货物来源地,即使在疫情期间,出口也录得按年增长。一直以来,两地都以双赢为目标,在协调合作的基础上,推动双方经贸关系蓬勃发展。
 
疫情为全球贸易体系带来新的挑战和考量。现时,绝大部分国家都比以往更瞭解全球供应链的状况,尤其是与重要医疗卫生物品有关的供应链。
 
供应链弹性现已经成为新的流行语,具体趋势包括回岸生产、增加本地库存水平、采用分散供应商或生产基地的模式等。无论如何,变革已经开始,而自由港可对有意出口到欧洲其他地方的香港公司发挥重要作用。
 
退出欧盟后,我们重获贸易政策的控制权,并敞开英国的每个角落,迎接世界各地的机遇。英国的自由港将成为国家的贸易、创新和商业枢纽,帮助我们与世界各地的新旧伙伴建立合作关系,并促进英国各地社区再生。
 
自由港将吸引新的企业,把职位、投资和机遇分散到全国各地的城镇,因此是我们实现愿景,成为开放外向型贸易国的重要一环。
 
陈永健:自由港计划为未来定立了雄伟的愿景,希望培育快速发展的创新企业,雇用当地人从事体面、薪优、绿色的工作,香港和国际贸易商可从中得到甚么机遇?
 
纪立勤(James Gallagher):应对气候变化是政府的当务之急,况且英国在引领国际间绿色复苏方面声誉卓著。2019年,英国成为第一个通过立法目标、要在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主要经济体,并把2021年至2025年英国的国际气候融资金额增加1倍至116亿英镑。
 
2020年,首相为推动绿色工业革命提出10点计划,并宣布政府将不再为海外化石燃料能源业提供任何新的直接财政或推广支持。我们在离岸风能、智能能源系统、可持续建筑、精密农业、绿色金融和电动车制造等领域同样具备世界顶尖实力。
 
2021年3月上旬,财政大臣在国会发表的预算案演辞中,以提赛德(Teesside)自由港为例,说明我们的自由港与洁净增长计划可以并存发展。他明确指出,英国在离岸风能等创新产业上已拥有全球竞争优势。当局正为新的港口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在提赛德和亨伯赛德(Humberside)建设新一代离岸风能项目,可为全国创造洁净能源。因此,日后国际公司审视提赛德的发展时,将看到那里的旧工业用地已被用作碳捕集和碳封存等功能,以推动更洁净、更绿色的未来。这个自由港就在英国政府财政部附近,与英国基础设施银行之间也只需1小时的车程。
 
我所属的英国国际贸易部致力为洁净增长策略创造最大经济价值。我们已设立洁净增长组,以推行活动和目标,并积极在国内和国际层面推动疫后经济复苏,朝著更公平、更绿色、更具抗逆力的方向进发。
 
英国一直期望把价值观宣扬到全球各地,离开欧盟后,我们仍会继续这些工作。我们坚持恪守自身的高环境标准,并希望与香港伙伴合作,在两地市场推动洁净增长。
 
陈永健:你认为在成功实施自由港策略方面,香港贸易商和投资者可以担当甚么角色?
 
纪立勤(James Gallagher):香港公司在这方面担当重要角色。举例,和记港口拥有英国的菲力斯杜(Felixstowe)港和哈尔威治(Harwich)港,两者都已中标,日后将发展成东自由港(Freeport East)。东自由港将成为英国面向全球的高科技国际自由港,拥有自己的5G网络,估计可创造13,000个职位。
 
东自由港连接英国往返远东的主要贸易路线,以及往来北欧的主要货运通道,是两者的重要交汇处,也可作为绝佳范例,展示自由港如何能把香港与英国,进而与欧洲其他市场连接起来。
 
其他香港公司和投资者可以投资其他自由港,并受惠于各自由港所提供的优势。英国与香港的贸易和投资多年来一直相当成功,港商可以此为基础向前发展。2020年,英国与香港的贸易依然强劲,总值约为157亿英镑,相当于2019年的水平,在疫情下可谓相当不错。
 
香港是英国的全球第12大贸易伙伴,占英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近5%。英国国际贸易部在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设有大型办公室,我和同事们都很想聆听香港贸发局成员的意见,共同探讨脱欧和疫情过后的合作潜力。
 
文章来源:香港贸发局助理首席经济师(环球市场研究团队)陈永健


 
个人资料收集声明  |   隐私声明  |   提示  |   免责条款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蓝海提供香港公司注册、会计税务等服务香港公司审计代理
© Copyright 2022 深圳市蓝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165031号